信息开放 资源共享

关于我们 帮助中心

图书交易网

海外中国题材图书研究(下)

作者:tushujiaoyiwang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02 00:59:35

编者按:在海外,“中国热”由来已久。从早期的殖民者和传教士,再到后来的外媒记者,中国题材作品在国际上的关注热度屡经起落,内容热点也跟随时代不断变化。商务印书馆《汉语世界》杂志主编储丹丹与她的团队搜集了1980-2017年9月间在境外出版的、影响力较大的中国题材图书(共计180种),对其热度与热点进行了研究。因篇幅较长,本报分为上下两篇刊发,本文为下篇。

中国题材作品在海外历经几度兴衰,讲述“中国故事”依然任重道远。在分析过这些作品的出版时间、地域和题材后,我们将在本篇重点研究作者相关背景,并对国际化出版工作提出建议。

从性别、族裔和职业角度看待作者特性

这些1980-2017年间出版于海外的中国题材图书究竟出自谁手?研究发现,在180种图书的186位作者中,有12位作者出版了不止一种图书,作品最多的是何伟(4种)和乔纳森·芬比(3种)。从族裔、性别、职业背景等方面对这些中国题材图书作者进行分析,可以看出:

1527750145185043718.png

首先,非华裔男性作者人数占优。180种图书中,由非华裔作者独立撰写的有155种(占86%),在影响力排名前50的图书中亦有36种(占72%),在影响力排名前10的图书中仍有5种(占50%)。从性别来看,180种图书中由男性作者独立撰写的有143种(占79%),而女性作者独立撰写的只有27种(占15%),男女作者合著的有10种(占6%),且大部分为夫妻合著。

非华裔作者中影响力排名前5位的均为男性,他们是何伟(美国记者)、史景迁(美国学者)、基辛格(美国政治家)、冯客(荷兰学者)和欧逸文(美国记者)。据此推测,“白人男性”视角的中国故事更容易被西方主流社会公众接受,然而他们所撰写的中国题材作品很可能因为这种性别和种族的“绝对优势”而形成固化风格,缺乏多元表达。

其次,华裔女性作者影响力可观。在180种图书中,由华裔作者撰写或参与撰写的有25种(占14%),影响力排名前50的图书中有14种(占28%),影响力排名前10的图书中有5种(占40%)。

华裔和非华裔作者合著的图书数量很少,只有5种(占3%),其中2种为张戎(华裔,第一作者)与她丈夫英国作家乔·哈利戴,以及美国记者纪思道(非华裔,第一作者)与他的太太伍洁芳 (第三代华裔)的合著作品。

华裔作者中影响力位居前列的几乎都是女性,比如张戎、张纯如、张彤禾、郑念等。澳大利亚华裔舞蹈家李存信(《舞遍全球:从乡村少年到芭蕾巨星的传奇》)是唯一进入影响力前10的华裔男性作者。

华裔女性作者所撰写的图书题材主要集中于社会弱势群体(女性、受害者),由此可见,关注少数族裔弱势群体的作品对西方主流社会公众具有较大吸引力。

最后,作者职业背景多样。依据这186位作者在创作图书之前或期间所从事的职业,大致可将其背景划分为学术界、媒体界、商界、政界及其他。

1527750176126065371.png

其一,学术界作者,主要来自高校、智库、研究所和咨询公司等机构,他们是中国题材英文图书最大的作者群体。180种图书中有82种的作者是学者,尤以高校学者为多。在影响力排名前50中,有17种的作者是学者,如耶鲁大学历史系教授史景迁 (《追寻现代中国》)。

其二,媒体界作者,包括记者、职业作家、撰稿人、新媒体人士和其他传媒相关人士,组成了中国题材英文图书第二大作者群体。180种图书中有77种的作者来自媒体界,其中49位作者受雇于专业媒体,拥有在华采访报道的工作经历;19位作者为职业作家,如出版过19本中国、二战及法国历史主题图书的英国作家乔纳森·芬比;有9位作者是与媒体有合作关系的自由撰稿人或专栏作者,如英国《卫报》专栏作者马丁·雅克;有3位作者为新媒体从业者,这类作者虽然人数较少,但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新媒体的崛起潮流。

1527750586426047630.png

其三,商界作者,包括在中国或国际上从事商业活动的各类人士。180种图书中有12种出自商界作者之手,如阿里巴巴前副总裁、美国商人波特·埃里斯曼(《阿里传》)。但在影响力排名前50的图书中,只有2位商界作者,分别是亨利·保尔森和麦健路。

其四,政界作者,包括政府工作人员、政府官员、外交官在内的政界人士。180种图书中有11种的作者出身政界。在影响力排名前50中,只有美国外交家基辛格以及现任美国总统助理、贸易和工业政策主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会长纳华洛2位政界作者。

其五,其他身份,包括历史亲历者和旅居人士。一些作者选择以出版回忆录的方式记录在中国亲身经历的特殊历史时期或历史事件,如李敦白(《幕后的红洋人:李敦白回忆录》)和沙博理 (《我选择了中国》)。还有一些作者是旅居人士,如幼年居住在中国的前英国皇家海军潜艇编队指挥官加文·孟席斯(《1421:中国发现世界》)。旅居作者多数是英语教师,也有厨师学校学徒、少林寺弟子、演员等。

以冷静、全面和开放的态度讲述“中国故事”

“外国人写作中国现状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课题,既有现实指导意义,又有前瞻性。根据以上研究内容,我们作出以下四点总结与思考。

首先,冷静看待中国题材的“海外热度”。海外中国题材图书的热度反映在书业各大奖项和媒体榜单中。这180种中国题材图书中不乏美国国家图书奖 、坎迪尔历史奖、NCR图书奖等国际奖项的获奖作品,专为中国题材图书而设的有影响力的榜单也有《纽约客》“5本中国主题图书”、《财富》“了解现代中国必读的10本图书”等等。

尽管如此,由于读者倾向于关注与自己关系更为密切的题材,而中国对他们来说毕竟遥远、神秘且难以解读,中国题材图书与美国主流阅读市场上的其他畅销书相比,在热度上还有一定差距。以影响力排名第一的华人女性题材的历史传记为例,截至2017年9月,该书Goodreads累计书评数4404,亚马逊评论人数1259。而同类作品——以美国黑人女性为题材的历史传记《隐藏人物》(2016年出版),出版一年就拥有Goodreads书评数4949,亚马逊评论数1765。

其次,国际化要重视“他者视角”。这180种“他者视角”的中国题材图书从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作者背景不平衡、作品内容不充分等问题:中国故事的讲述者集中于白人男性与华裔女性这两大群体,海外读者对中国政治经济的关注远多于思想文化。认识到这种“不平衡、不充分”,可以使我们在今后的国际化出版工作中避开雷区、找到痛点。

不仅国际编辑和版权经理应重视“他者视角”,避免一厢情愿、自说自话,出版管理部门也应当对境外中国题材图书持续关注,建立实时、动态的研究。不论是“引进来”还是“走出去”,都要做到知己知彼。

再次,发掘盲区和潜力作品。海外中国题材作品的引进情况非常分散,目前还没有某家国内出版社有针对性地或有专业优势地大量引进。因此该类型图书对于国内出版人来说可能还处于认识上的盲区,内在潜力值得深挖。

在这180种中国题材图书中,除去已在国内出版的65种,未引进作品并非都是“政治异见”,其中一些反而具有较高的出版价值,例如英国作家祈立天的《中国规则》等。这些作家都曾深度体验中国,从柔软而感性的角度讲述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故事,颇具感染力,应当重视、鼓励他们创作更多类似作品。

最后,讲好中国故事任重道远。席卷全球的“中国热”并不意味着海外大众对中国已有了足够的认识。恰恰相反,许多片面的信息还充斥着读者眼球,干扰着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人内心世界的深度理解。

一位曾任某新闻社驻中国分社社长的英国媒体人说:“我在中国工作了五年,报道了无数重要的新闻事件和人物,从奥运会到艾未未,但最受欢迎的一篇作品居然是一篇300字的短文章,讲的是因注射了膨大剂而爆炸的西瓜。”

这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笑话,但对我们来说却堪称刺痛。由此可见,中国题材作品在海外,要跨越的最大鸿沟不是从中文到英文,而是从眼球到心灵。

(本文编辑:郎子)

责任编辑:tushujiaoyiwang

图书交易网欢迎您洽谈广告业务!

手机:1390 126 4952 邮箱:bookb2b@foxmail.com
联系电话:010-5628 5608 交流QQ群:图书交易网官方群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云景北里38号

Copyright 2000-2015   北京汉图恒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50783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