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开放 资源共享

关于我们 帮助中心

图书交易网 北京汉图文化图书公司 北京汉图恒业图书公司

上海交大社:深挖资源,打造小而精的数据库

作者:tushujiaoyiwang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11 17:40:23

编者按:在数字出版转型浪潮中,学术出版的数字化问题引起了很多大学出版社的重视。如何依托学科优势在数字转型中掌握主动权?如何围绕丰富的学术资源开展数字平台建设?如何在中国打造如施普林格、爱思唯尔、威科等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学术类信息化服务商,成为不少大学社探索的方向。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简称“上海交大社”)在正式开始学术出版数字化探索的10年时间里,深挖资源,专注数据库建设,在数字化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上海交大社的官网目前有4个专业数据库,分别是中国地方历史文献数据库、中国司法档案数据库、东京审判文献数据库和中国商会档案数据库。据该社分管数字出版业务的副社长、上海交大电子音像出版社社长宗德宝介绍,除了已经上线运营的4个数据库,目前上海交大社还有多个数据库和云出版平台在筹备和开发过程中。其中,人文社科类专业数据库的建设体现了上海交大社学术出版数字化的典型特色。

图片1_副本.png

在探索学术出版数字化的10年时间里,上海交大社形成了特色鲜明的数据库产品矩阵

从2008年正式涉水数字出版至今,上海交大社的数字出版业务已走过了近10个年头。10年间,上海交大社在数字化探索过程中,经历了广泛尝试、遭遇挫败、痛定思痛、转变方向、精准发力等多个阶段,遭遇了大学出版社普遍会遇到的瓶颈及困境,但他们及时调整思路,积极应对,形成了当前特色鲜明的数字库产品矩阵。本文以上海交大社数据库建设历程为焦点,管窥大学出版社在此类数字出版业务的开展中可能会遇到的种种问题,为业界提供借鉴和参考。

建设数据库,这些问题是必须面对的“坎儿”

在建设专业数据库方面,大学出版社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背靠高等院校,拥有绝对学科优势、专家优势以及科研成果优势。殊不知,这些所谓的优势真正被运用到数据库建设中时,却存在着不少的缺陷。

宗德宝认为,资源分散,整合困难是目前国内大学出版社在数字建设中面临的普遍问题。“在上海软科公布的2017 ‘中国最好学科排名’ 中,上海交大的船舶与海洋工程、生物医学工程、临床医学和工商管理4个学科排名全国第一,按理说应该有非常多的学术资源可供我们开发成数字产品,但是,这些资源并没有集中在某个部门,而是分布在各个院系、甚至多位项目负责人手中,整合这些资源的难度非常大。”

形式上的分散可以通过增加人力、物力资源来整合,而动力不足导致的参与度和积极性不高才是真正让大学出版社无能为力的地方。教学、科研、论文等事宜占据了高校教师的大部分精力,而数据库建设周期长、见效慢,需要高密度反复参与产品的论证和设计过程,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且产品面市后,并不能让项目参与者在学校考核中获得直接、有效的回馈,种种原因导致高校教师普遍对大学出版社数据库项目的参与热情不高。

其一,由于出版形态、思维方式的差异,数据库项目的几个参与方沟通起来较为困难。宗德宝介绍:“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思维完全不一样,这就导致了数据库设计、开发、建设过程中,专家团队、编辑、技术研发团队的沟通出现了较大的问题。”

传统出版过程中,专家只需要提供撰写好的书稿即可,整个出版策划流程由出版社全权把控,编辑大多对此游刃有余;但数字出版不仅需要专家提供资源,更需要专家协助出版社共同设计数据库产品的原型,这中间就涉及到产品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场景”,对于这些“场景”,项目编辑和技术开发人员需要专家提供专业的视角和指导。而问题就出现在这些“场景”的描述与接收过程中,技术人员不了解专家描述的内容具体指代什么“场景”,专家也不知道如何用产品思路来表述“场景”。作为项目编辑,特别是原来从事传统出版的编辑,既要理解专家意图,又要准确地用技术人员能理解的“语言”转述,短期内存在较大的困难。

其二,由于低估了开发难度,忽略了可操作性。大学出版社探索数字出版,一般优先选择所在高校的优势学科作为切入点,作为理工科见长的出版社,上海交大社自然选择从理工科项目入手,如基于科技文献双语语料库的翻译和教学平台、超声医学影像数据库等,但是在实践中发现,这些项目价值很高,相应的技术要求也很高,而且单凭出版社难以对内容进行持续更新,所以很快就停滞不前。

“我校外国语学院有语料库与跨文化战略研究院,掌握着数百万条科技英语语料资源,最初我们想把它开发成一个产品,可以用作教学、翻译、科研和出版,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最终实现的功能与设计的指标相距甚远,如一个简单的翻译功能,不考虑其结果的准确性,单反应时间就要以秒计。”宗德宝表示。此类产品除了对于算法要求较高外,对项目的设计要求也非常高,项目编辑应对起来较为困难,所以部分项目只能暂缓或停止。

其三,则是不得不提的资金短缺问题。“2016年是上海交大社销售数据库产品的第一年,该社专门成立了数字营销部,当年销售收入突破百万元。尽管如此,在后期推广中,长达半年甚至一年的数据库试用期使得资金流仍是困扰出版社的重大问题,二期建设仍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数据库的建设需要投入大量资金,除了依托已有数据库产品的销售收入,上海交大社也在积极申报各类项目资金扶持,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专注小而精,以项目带动形式切入数字出版

面对上述诸多问题,上海交大社有针对性地采取了应对措施。

深挖资源,精准匹配。针对高校资源分散、整合困难的问题,上海交大社选择深挖资源、精准匹配,例如中国地方历史文献数据库的建设,宗德宝介绍说:“这个数据库之所以能顺利推进,主要原因是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一个部门,而且负责该项目的专家愿意将这些资源与全社会分享,也愿意与出版社一道打造数据库产品。”大学出版社的优势资源是值得深入挖掘的,要找到这类拥有独特资源并且对数字出版感兴趣、有热情的专家,邀请他们与出版社合作打造数据库产品,如此一来,项目组织起来更加便捷高效,项目落地的可操作性也就更强。

让编辑搭起沟通交流的桥梁。在上海交大社数据库建设过程中,编辑(或项目负责人)充当着专家和技术研发人员之间沟通的桥梁。宗德宝介绍,由编辑将专家的思路转化成互联网产品的表述模式,再传达给研发人员,“这个过程也是比较困难的,对编辑的综合素质有较高要求,既要求编辑熟悉即将开发的产品的专业知识以便准确传达给研发人员,又要帮助专家接受数字出版的概念,让数据库在专家的脑海中形成具体的、可接受的形象。”

以编辑为桥梁,专家、编辑、研发三个群体对数据库的开发设计达成一致,这样才能共同推进数据库的建设进程。“摸索阶段比较困难,但做了两三年之后,熟悉整合资源、设计开发、测试优化、上线运营一套流程后,了解了整个数据库建设的逻辑关系,再操作其他项目就相对容易。”宗德宝说,上海交大社2013年3月开始建设第一个数据库,直到2015年11月才正式上线,而第二个数据库,从开发到上线只用了一年时间。

及时转向,扬长避短,重视产品的落地和实用性。“发现理工科项目暂时不能操作后,我们及时转向,选择人文社科某一细分领域入手。在数字化探索过程中,我社始终坚持以项目带动,着眼一些小而精的产品。”据宗德宝介绍,人文社科类数据库建设主要是独特资源收集和整理的过程;相关数据库研发的关键,则是要依据学科特点,做好内容归类设计、核心元数据的提取等,而这些要素原本就存在于专家的研究成果之中。“对于那些技术暂时达不到或者产品模式暂时不清晰的项目,我们并没有放弃,而是暂缓,等积累了足够的项目经验和实践能力之后,再重新启动。”曾经走过的弯路都会变成前进征程上的宝贵经验,而那些暂时被搁置的项目,上海交大社也从未忘记。

上海交大社的实践证明,资源分散、沟通不畅、定位偏颇等客观问题虽然广泛存在,但大学出版社依然可以通过主观努力来解决这些问题。真正让大学出版社在数字化探索中“缚手缚脚”的,还是传统的思维和观念。

数字出版是基于互联网思维的新型出版业态,互联网的基本思维是万物互通、融合创新,所以,大学出版社在学术出版数字化过程中,首先要打破思维定势,积极转换观念,以兼容并蓄的姿态接受新事物,不断探索和创新。纵观出版业,已有不少“先行者”,他们在坚持出版主业的前提下,积极调动本社已有的人才、资源优势参与网络游戏、网络文学、IP运营等见效快、收益高的热门项目,并且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以实际行动创新了利润增长点。

那么,大学出版社是否也可以在充分挖掘高校优势资源、坚守学术出版主业的同时,积极关注新兴业态,勇于探索新的数字出版产品,增加营业收入,弥补资金短板,进而推动出版社更好更快地发展?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值得大学出版人集中智慧探索的重要话题。

(本文编辑:王谊秀)

责任编辑:tushujiaoyiwang

图书交易网欢迎您洽谈广告业务!

手机:1390 126 4952 邮箱:bookb2b@foxmail.com
联系电话:010-5628 5608 交流QQ群:图书交易网官方群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云景北里38号

Copyright 2000-2015   北京汉图恒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50783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