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开放 资源共享

关于我们 帮助中心

图书交易网

全版权、百万字系列长篇历史小说:《伽蓝帝国记(一)洛阳迷踪》)

作者:李刚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3-28 04:56:02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小说版《洛阳伽蓝记》,中国版《巴黎圣母院》,南北朝版《权力的游戏》。


 

写在前面的话

十二年前,还是学生的我,把自己一部历时近两年、爬梳文献数百卷写成的书稿,上传到了图书交易网……
   那次鼠标轻轻的一点,给我带来了两份弥足珍贵的友谊,也赠我诸多幸运。作为历史书,该书稿多次加印,书名叫《辛亥前夜:大清帝国最后十年》,刚看了下豆瓣评分,8.6分,绝对无半点掺水。后来荣获了总署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重点图书,2011年的再版,则由黄山书社、香港三联书店、台湾采舍国际出版公司同期发行。
    一年前,另一部再版社科图书,又获总局对外翻译推广重点图书,而它的责编,也是当年在图书交易网结识的编辑老师。
    他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正在洛阳白马寺村长居,在宏大壮阔的汉魏洛阳城遗址近旁,日夜创作我的长篇历史小说,便是以下要发布的《伽蓝帝国记(第一部)洛阳迷踪》。
    说实在话,这十年以来,写作的节奏,是出版社的编辑老师在后面赶着我约稿、催稿,再粗鄙些说,是不大需要再依赖图书交易网这位“故交”的。但这些年来,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欠图书交易网一份由衷的谢意。在昨天,这套系列小说的第一部二稿修改完毕的时刻,我觉得,应该首先在图书交易网将其发出来,和同仁们交流,并且作为它唯一的网上图书版权类发布平台。我也相信,图书网能够给我带来小说类题材的知音同仁。我以为,对图书交易网的真挚感谢,光是口头的,是不够的,具体怎么做,就不公布了,否则还会以为是网站的软文呢。

 




本系列历史小说介绍

总字数150万字,共分五部:

《伽蓝帝国记(第一部)洛阳迷综》(已完成,30万字)

《伽蓝帝国(第二部)龙门杀人赋》(创作中,30万字)

伽蓝帝国(第三部)秀荣川来客》(30万字)

《伽蓝帝国(第四部)建康密使》(30万字)

《伽蓝帝国(第五部)两都战记》(30万字)

 

创作参考文献

 

(北魏)杨衒之:《洛阳伽蓝记》

(北齐)魏收:《魏书》、(南梁)萧子显《南齐书》

(唐)李延寿:《北史》、(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杜金鹏:《汉魏洛阳城遗址研究》、张金龙:《北魏政治史》、俞鹿年:《北魏职官制度考》等

 

《伽蓝帝国记(第一部)洛阳迷综》故事提要


百年北魏,为再次神州一统、盛世隋唐的到来揭开宏大序章。

然而,围绕改革与迁都,在天下第一伽蓝——洛阳须弥天阁竣工之际,朝野上演着一幕幕阴谋、爱情与血腥。

 

禁军中尉离奇惨死洛水之畔四夷馆界,

公主缘何驰马千里,夜出虎牢,前往鲁郡行在,伸冤于天子元宏,

元宏又将做出怎样的安排?

 

曾经跋扈百年、凌驾百僚、编制候官高达五千的朝廷特务中枢白鹭曹,

已然堕落成为重臣倾轧、阴谋笼罩的权力黑洞,

御史中丞郦道元受命对其改组,是否能够成功?

 

面对这部历史大剧,

《水经注》撰主郦道元、《魏书》留名的工程巨匠蒋少游、王府公主元慕兰、咸阳王元禧、太子元恂、皇后冯氏、琅琊王肃、刺史穆泰等历史人物,又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太子留台、太尉府、大司徒府、领军将军府、禁军五尉、白鹭曹、武库署、廷掖监等内外衙署,悬瓠驻军、北方六镇、轘辕关隘、少室山麓……都隐藏着怎样的善与恶?

北邙之巅、铜驼大街、金镛城、阊阖门、燕然馆、永桥大市、洛水桥、寿丘里、千金堰等畿内之所,都上演了怎样的谋划与喋血?

作者简介:李都尉,郑州人,原名李刚,历史学者,河南省作协会员,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学专业。曾出版《犁与刀:百年中日问题忧思录》、《清末新政始末》、《千年五战》、《辛亥前夜:大清帝国最后十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重点图书,黄山书社、香港三联书店、台湾采舍国际出版公司同期出版发行)、《辛亥往事》、《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2017年对外翻译重点图书)等,合著《挖历史》、《穿越百年》等。发表《清末宪政改革中的日本因素》、《琉球交涉期间中日外交策略考》、《试论中日传统复仇文化:以〈赵氏孤儿〉与〈忠臣藏〉比较分析为例》、《古代反腐难解兴亡怪圈》、《铁路国有缘何引发帝国崩溃》、《中国历代王朝政治体系的优与劣》等数十篇专业论文。另有中短篇历史小说若干发表于杂志期刊。

联系方式:13717816596(也是微信号)

 

《伽蓝帝国记(第一部)洛阳迷踪》

目录

第一章  须弥天阁

城北阊阖门之内,宫城巍峨,锦阁巨烛相映,金玉珠玑为帘,彻夜通明。又有西北一隅,金镛小城,寥落有光。其余各处,洛阳三百二十里坊,唯赖西月映照,百万屋下庶民,树颠筑巢寒鸦,皆入深眠。一队身着明光甲胄、腰佩首环直刀的巡夜禁军,整齐迈过洛水永桥,沿铜驼大街向北行进。

第二章  兖州归来

寿丘里计东西二里,南北十五里,为皇宗显贵所居,洛京坊间多称之为“王子坊”,从那家家的围墙去看,便是与其它里坊的院落有着云泥之别,几乎户户筑坚实高墙、覆油亮莲纹瓦,川林围饶,高台芳榭,一望便知,户主定居山海要职。到了一户院墙恰过人高的门庭之前,只见一丛残叶修竹、几株娇艳寒梅,迎着料峭冷风从院落之内探出墙头。

第三章  畿内秘境

神虎门外,公主元慕兰执辔于马背之上,肃然而立。马首时而低沉,时而高昂,在它呼吸之间,马嚼子为霜气和雾气交替萦绕。其身后一男一女也处于时刻待命状,一左一右,侍于公主两侧。一只绒毛洁白、体态高大的雪狼山犬四腿笔挺、双耳高耸,静静地矗立在三人后方。

第四章  铜驼悬尸

这两尊闪烁着深邃且耀眼光芒的金色铜驼,还有那植满街巷的繁茂青槐,就代表着全部的京都。那些越过长河落日、风尘仆仆的藩国商贾,他们甚至已经在三千里外的边境小城苦苦等待了数月更年,终于等到一副关碟过所,得成赴京。而后,在他们回返的途中、西去葱岭之后,口中所传说的中土洛阳城,就是一座青槐之城,腊月隆冬,苍翠如云的青槐,幻化为一片片肃穆的深灰,更彰显了那铜驼的光芒万丈。

第五章  大匠系狱

见咸阳王依旧踌躇不定,慕容阔从袖中抽出一份文书,,“证据确凿,事情已经定了,王爷,不宜再过多迁延顾虑。金镛城的太子留台那边已经用印同意,就差王爷您盖印副署了。一切办妥,未时一到,廷尉少卿亲自着兵拿人,将其捕入廷尉大狱。”

第六章  拨云见雾  

射声校尉看对方并无反应,赶紧将木匣打开,映入众人眼前的,是一把带鞘短刀,长许两尺,其型怪异,柄、鞘皆为黄金颜色,镂以狮兽星月纹络,各有红绿宝石镶嵌其间,与平常所见短刃最为迥异之处,在于刀鞘呈弯月状。校尉缓缓将刀刃拔出,寒光逼人,刻有血槽。

 

第七章  悦般世子

镇南将军却问道:“怎么,事发之时,郦大人也恰在近前?”郦道元摇头,肃然道:“镇南将军在上,并有都护郎在旁,将军为陛下钦命查案大臣,都护郎为蒋大人义子,皆为馆案之核心中坚人物。今日郦某此来,除去以上沟通案情,实有一事相告,亦是我身离兖州之时,所负天子之重托……”

第八章  铁幕重围

慕兰公主接在手里,见是一卷残旧的《神农本草经》抄本,她恍惚间似也想起往日某事。

闻玉继续说道:“姐姐,你翻开这书卷,看下我折页的那一张。你还记得我埋怨韩英随便折我医书么?而当时韩英却答我,这书页似乎并不是他折叠起来的。你看,你看那被折起的一张写的是什么?”

第九章  中丞定策

“郦道元,你这叫什么话!”咸阳王勃然,“于烈将军乃禁军统帅,我为天子元弟、当朝宰辅,不该去精诚同心,效忠陛下吗?”“王爷息怒,”王肃慌忙解围,“其实是有一样证物,已经牵涉到王爷这里,既然王爷来此,还烦请王爷把此物说明下来历与去处,好让下官们寻了正确的思路去继续查案。”

第十章  白鹭夺人

让人吃惊的是,在队尾的马背之上,竟驼有几具尸首,尸身之上所着甲胄,既有射声校尉尉卒常甲,又有太子翊军校尉制装。各自为首的张议与于登二人,也并不多言,将质子交予白鹭曹候官之后,各自领兵回府。

第十一章 贵妃血书

趁着冰冷的夜色,有一高头骏马,斜插过即将关闭的城门出城疾驰而去。

骑手正是慕兰公主的贴身扈从汐月,她的坐骑为天子御赐给公主的神骏渠黄。汐月很快绕过洛水幽林,间道城南万安山,飞驰到城外二三十里之处。她的目的地,是设在嵩岳北麓的天子行銮驻地。

第十二章 莲花宝顶

半月之后,上元之夜,皇上发出敕令,诏命南青州迁洛之两千巧匠,结队南过轘辕关,前往嵩山之麓一方石罅流泉处,开建一座幽胜的山间伽蓝。

畿内百姓传说:有位皇家公主,要在此处落发为比丘尼。

 

第一章  须弥天阁 

      

 

太和二十年,十一月。北魏新都,洛阳城。

某夜,亥子之交,弦月高挂,洛水静淌。

城北阊阖门之内,宫城巍峨,锦阁巨烛相映,金玉珠玑为帘,彻夜通明。又有西北一隅,金镛小城,寥落有光。其余各处,洛阳三百二十里坊,唯赖西月映照,百万屋下庶民,树颠筑巢寒鸦,皆入深眠。

一队身着明光甲胄、腰佩首环直刀的巡夜禁军,整齐迈过洛水永桥,沿铜驼大街向北行进。

突然,桥南传出一阵嘈杂,瞬时变为骇人的喊杀。细听,那声音并非洛阳正音,也不似鲜卑俗语,而是来自北方草原的柔然声调,此起彼伏。并有数十把闪闪弯刀——自燕然馆内,竟冲出几十个衣衫凌乱的健硕武士,只消须臾间,一个手持短刃的黑衣夜行者,即惨死于柔然武人的乱刀之下。

巡夜禁军闻声先至,片刻之后,负责四夷馆界民事治安的里正披衣后到,洛阳县、河南郡、司州府衙也迭次派出夜值吏员,各自扬鞭催马,迅速奔往事故发生地。

次日辰时,各处里门、郭门、城门、宫门四开之刻,人们开始传播一件惊天大事:昨夜在城南发生了一桩血案——有黑衣夜行人,被乱刃砍死在燕然馆大门阶前!

燕然馆为坐落于四夷馆区域的一处三进馆寓。四夷馆界为天子敕建的专供归化大族、臣服王公、藩国贡使之常居处,整片建筑坐落在永桥之南,圜丘以北,伊洛之间,除燕然馆外,其余三馆分别为金陵馆、扶桑馆、崦嵫馆。半年以来,在燕然馆内,计有吐谷浑王子与家眷短暂小住之外,长为来自柔然胡廷的四王子郁久闾洛伦及其数十武装扈从居留。郁久闾四王子的身份,既为柔然胡廷可汗派至大魏皇都的使者,更是草原藩国送往洛阳的质子。

而对于那个被当场击杀的黑衣人的身份,洛阳十万户百姓却都一无所知。有好事者多方打听,仍是一无所获。各级官府及城门尉、禁军巡防,皆对此讳莫如深。布衣之人,只是听闻:对于四夷馆案的追查权,已越过洛阳县、河南郡两级,直接升至司州府(司州全名为“司隶校尉州”,该州辖治京都洛阳及京畿十二郡六十五县)。

又逾数日,消息灵通者得到确凿说法:天子已从兖州行在发回诏命,要求居京的太子留台与太尉府联合会审,彻查该案。

 

整月已过,腊月十八。桃符新挂、蒲苇悬门的元日佳节已悄然临近。

无论是在北方的洛阳,还是在南方的建康,甚至更北的柔玄、怀荒,往南的广州、越州,虽有长江相割,人们又都称这一天叫三元、正旦。因为这元日,不仅是正月的朔端,也是新年的肇始,更是四季轮回的重启。

郭城西区,寿丘里。

此域之内,私邸林立,多居勋贵高门,飞檐错致,锦阁逶迤,竟比豪阔。

多年以来,穆泰与咸阳王元禧交情甚笃。太和十九年底,时任尚书右仆射的穆大人出京外任定州刺史,二人虽旬月书信不断,却已是经年未见。

咸阳王府。

仆从奉上果品醴酪,添罢炭火香炉,咸阳王屏退左右,与来客独处正厅。

一番寒暄,可见两人重逢的气氛甚是融洽。  
   ……

衷心祝愿图书交易网越办越强,大家都在这里实现自己的长期目标、理想王国!

 

 

图书交易网欢迎您洽谈广告业务!

手机:1390 126 4952 邮箱:bookb2b@foxmail.com
联系电话:010-5628 5608 交流QQ群:图书交易网官方群
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梨园云景北里38号

Copyright 2000-2015   北京汉图恒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05078318号-1